加亨的開始:"Tandiong Genteng–Raja Benua"

 1874,英國人類學家 Maclay在柔佛和峇株一帶的河流進行研究考察.他常听到人們提起RAJA BENUA.根據馬來人告訴他,RAJA BENUA不是伊斯蘭信徒,住在Tandiong-genteng.後來,Maclay自興樓河口溯源而上,經森布浪河,加亨河,到了瑪列河口,也就是今日的26支大穚.(右為加亨河,左為瑪列河口.)

Tandiong-genteng就靠近在這河口附近一帶的一個平原.那Orang Utan jina居住的一個部落,也就是RAJA BENUA的的屬地. 

   Maclay也發現到Tandiong-genteng是很大的一片平原,所有的樹木都己經被清理掉了,因為居住在Tandiong-gentengOrang Utan jina,有著一項古老的傳統.根據這傳統,如果森林都被燒光了,有可能會在该遗址找到祖先們留下一些古物,如工具,武器,甚至可能有古錢幣

這一年,加亨的英文名字為Kahan.

1879 年,Hervey也來到了加亨,到了瑪烈河口,這裡已經是一個“Jakun Kampong"(Jakun人居住的村子).而RAJA BENUA和他的族人Orang Utan Jina,則是在他到達加亨前一,二年遷離,剩下了Jakun人. 

這一年,加亨的英文名字為Kahang,一直到今天,不再改變.

1840-50年左右,在Maclay之前,檳城憲報編輯(an editor of the Penang Gazette)Logan也來到柔佛,但他並沒提到RAJA BENUA和Orang Utan Jina的傳說.

1844年,柔佛開始推行港主制度. 大批的華人,自柔佛的河口,逆水而上,並在兩河交匯所在(如26支的瑪烈河口),種埴甘蜜和胡椒,而根據學者Trocki的說法,華人到柔佛種植,可能可以推前到18世紀.

1846年,P.Favre也到了Johore,他寫了"A Journey in Johore",一樣的,沒提到Raja Benua.

 Orang Utan jina的傳統,對我們來說,乍看之下是很熟悉的中國的民間故事裡頭,就有這樣的故事:懶惰的兒子好吃懶做, 父親担心他荒田餓死, 臨終前告訴兒子, 已在田中埋下黃金, 貪婪的兒子努力鋤地,想一夜發財. 結果,黃金沒找著,土壤倒是給鋤得又鬆又軟,很適合種田. 沒找到黃金的兒子,土地,想想沒找到黃金,姑且種稻了,.這一種,倒得了好收成. 收成之日,看著滿倉的糧食,兒子才明白過來.所謂的黃金,其實就是勤勞

以前,住在26支的老人,曾經听原住民自稱為orang asli cina.今天,就有原住民的村子,村民奉行著和華人一樣的風俗習慣,過年過節祭祖,掛紅燈籠過新年,除夕團圓飯,清明節掃墓,慶祝中秋節等等.他們不會中文,但會看華人傳統月曆中,初一,十五和傳統節日是何時,並且也有燒香拜拜.據我們詢問知悉,最初來到這裡的華人和原住民結婚,并如傳統的中國人,一村一地一姓,世代繁衍,至今可能傳承至五或六代.這種原住民村,在拉美士(Labis)一帶也存在著.

住在28支的Maza,在其blog上,對Kahang名字的開始,根據老人的口述,有著如下三個版本的的說法:其一,一位名叫Ah Hang的華人到這裡收購樹脂(或指樟腦)和森林的產品(如Rotan);其二,同樣是一位華人名叫Ah Hang,到這裡經營伐木生意;其三,當時在這裡種植的黑胡椒(Lada hitam),在原住民的語言中,它的另一個名字為Sahang.

 綜合以上,Orang Utan Jina和Orang Asli Cina,是不是總讓人覺得似乎相似?

這就是加亨的開始.

張文和,林月芳整理

完稿於元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