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亨山谷

在加亨地區的历史上,找不到加亨山谷的名字,在今天的地圖也應該找不到這個名字,因為這是我前幾個月為這個地區取的名字.

加亨山谷為豐盛港路上,自16支到19支.

這是网絡下載的衛星地形圖, 可以清楚的看到50號公路,就是豐盛港路(jalan mersing). 藍色的一條為加亨河(sungai kahang).圖的下方,豐盛港路和加亨河會合的地方,為15支. 這是他們第一次的會合,分開之後,加亨河繞過了一座小山,和豐盛港再次會合時,為19支. 這一段豐盛港路,我稱它為加亨山谷,這是在兩座山的中間.加亨山谷的入口處為16支.

進入山谷之前,可以看到

這裡到加亨新村有10公里,這路牌的後面有兩個紅色的路牌,那是警告,前方道路曲折難行.

這是第二個紅色路牌,前面的轉彎就是加亨山谷的入口處.

在加亨山谷入口處之前,右邊有個路口,看上面的衛星地形圖,可以看到一條細細的線,那條公路是進入布魯末山. 自路口進去不久,就到了加亨河,

這就是加亨河,河的左边為一座小山,豐盛港路就在小山的另一頭.然後往回走,到了路口,就看到了

前面就是50號公路,左边去三板頭jamaluang和豐盛港mersing,當然,還有加亨新村.

進入加亨山谷,道路曲折難行,17支之前還是相當好走的.而進入山谷不久,就到了十七碑發展村的路口.

加亨十七碑發展村開始於上世紀70年代,由麻坡遷來的閩南語系華人, 村內的居民,自主要道路,散居道路兩旁各處, 如同加亨地區剛開發的情況一樣. 村內沒有小學,村民自行發動捐款,買了8依格的土地向政府要求建校,結果校地給了教育部,歸到教育部的名下,學校郤沒開成. 前幾天我听說村內的居民大部份人都搬出來了. 過了這路口,就開始九彎十八拐的道路.

而由這裡開始,道路才是真正的難行.一直到十九支的270度大轉彎.

在到逹大轉彎之前,首先會先看到右邊的一個原住民村.

然後,就看到了

前面就是270度的大轉彎,它的另一個名字為"死亡彎".過了這個彎的右邊,加亨河和豐盛港路再次會合.

這照片的中間,對面路边,有條紅泥小路的路口,由這路口進去,不到10米,就看到加亨河.而紅色的路牌,警告道路難行,但那是往居鑾方向了.

然後,到了

看到了這里程碑,也就是離開了加亨山谷,一直到28支,幾乎都是平緩的丘陵地, 而這里程摽示著離豐盛港有75公里,而進入加亨山谷之前的里程碑標示離豐盛港80公里,所以.山谷內的總路程約5公里. 過去,使用英制里程碑時,這裡是19英里,俗稱19支.

英制的里程碑是以自居鑾火車路計算起的英里數,所以一般的說法,以這里為例,為:自居鑾往豐盛港第十九英里. 而現在,則是:離豐盛港還有75公里或到達豐盛港還有75公里.

而1917年時,這裡是20支,也就是說,自居鑾到這裡有20英里,約十年後,改為19英里,一直到今天,我們都叫這裡19支.

1912年時,豐盛港路還是牛車路,意思是路寛只有牛車才可以走.

這是自网絡下載的照片,所以,當時豐盛港就這麼寬. 道路兩旁,是150英尺高的大樹.

到了1917,道路才拓寬至30英尺(約9米),兩旁一樣是150英尺高的大樹. 這時,日本人就開始來到加亨地區探勘,並在1919年向政府提出申請.由這裡算起,20支到24支(後來的19支到23支),申請了一萬依格的土地. 但結果似乎是不獲批准. 這也才有了後來的華人開芭史.

一直到1930年之前,一群自福州古田的華人到了這裡(那時已經叫19支了)的右边開芭,有張聲,林進友,陳雲明,鄭福桃,鄭福端等人,而由路口進去,首先碰到的是來自永春的陳岭(音譯).1948~49年,陳興國和陳興接也到這裡打工,後來陳興國去了峇株路8英里,陳興接也去了25支.

1950年時,他們的房子讓英國人給燒了,全數搬進了加亨新村. 住在同一街上,同一排的福州語系的華人,有張聲,陳雲明,姚乃近,林進友,余則登,鄭福桃,鄭福端等. 陳岭(音譯)則住在姚乃近家的後面.

我似乎太熟悉了!是的. 因為1969年我來到加亨新村,1970年就住在這條街上,而且一住20年.

話說回來,加亨河谷因為地形關係,到了1989年,自山谷的進口到十七碑發展村的路口,兩旁還是一片叢林,當然,那時已經沒有150英尺的高度了. 而每次經過這裡,經常會聞到一陣陣腐爤的味道.我常想,一直有人說,加亨的名字原意為臭味,加亨河則臭水溝的原意. 就不知道是不是如此了.

山谷的左邊,其實開發並不多,因為緊接是往北的山脈群,也是一片森林,開發不易.我們家以前的膠園,就在15支,和山脈群接壤. 接壤的地方,有許多大石頭,大約有一個房間般的大(10英尺立方).有個時期,經常有大腳印出現,而且是我的腳長的一倍,大約一英尺半,深度約一至兩吋. 奇特的是,這些腳印好像只繞著大石頭走一圈. 石頭和石頭之間看不到任何腳印.前幾年一直傳說著,加亨有野人出現,而野人在一百多年前就有這樣的記錄,但一直到現在,從來沒人發現到野人.當然,真有的話,我們也不應該打擾他們的日子.

加亨山谷的故事,也就到此了.

美猴王於仲冬

 

 

 

 

 

 

加亨二十八支的義山亭功德碑

今天早10點05分,我到了加亨21支的中華義山.要為這塊碑的字上漆.

到了下午5點32分,上漆完畢.

我在碑座放了一牌子,寫著古文物,希望村民們明白,這不是什麼神祇,只是一個古蹟.並且把這碑的日期也寫上,是1938年.上漆完了,才發現花花的一片,要近看才能看到碑上的文字.這時來了一個村民,我告訴他了,並且覺得應該是用紅漆,才能比較容易看清楚,他說應該是油一層白漆做為打底,這樣不但看得清楚原有的刻在碑上的字,上漆完也就看到更清楚了.我才想起,這個做法會更理想.但天時將晚,只好下一次或重新再來了.

接下來,說這個碑, 碑最上面刻的是"義山亭",所以,這是義山的一座碑.

最右的直書紅字,我們看到了"民國廿五年建造加烘26支義山亭同僑樂助芳名列左". 民國廿五年為公元1936年;加烘26支就是1922年10月17日宣告成立的加烘村,位於豐盛港路26支,前名為加坑村;而義山亭其實是在28支的的小山坡上,那裡才是加烘村民最後安息所在. 1936年建造的義山亭就在那座義山上.1948年之後,義山的四週住滿馬來人,也就今天的28支馬來甘榜.同僑當然就是華人,當時,海外華人的身份是"華僑",簡單的說,就是在海外的中國人. “樂助芳名列左",說的是由這行字往左边的都是樂捐的所有人的名字,我油上了金色漆.所以,這是1936年時,加烘26支的村民,樂捐建造了位於28支義山上的義山亭.

而碑的左边刻著"民國廿七年冬吉立", 民國廿七年,就是1938年,冬就是冬季,為12月22日至第二年的3月23日,12月22日就是吃湯圓的"冬至",太陽直射南回歸線,到了3月23日,太陽直射赤道,春天開始. 這三個月內,最冷的一天,通常就是大年初一的前後,所以古人說:大寒則春始,寒盡而春至. “吉"又有用"穀旦",或用"穀日",一般指的良辰吉時,或好日子."立"就立碑,所以,這是在1938年冬天的一個好日子,把這座碑立起了.

而碑的中間,就是樂捐人的名字或者樂捐的公司的商號,一般上,捐得多,名字就會刻在碑上.而這碑上的名字,老實說,我只知道"遠和",這一次的樂捐,"遠和"捐了55元,是捐助者之冠,所以"遠和"的商號,刻在第一排的第一個,"遠和"的東主為劉用宏,他的太太是大好人,我這幾個月才發現,除了"遠和",我居然叫不出其他雜貨店的完整名字.我們家自1970年起就在"遠和"買米,油等,這背後是一個感恩的故事,容我以以後再說.

除了"遠和",這幾個月我也認識了碑上的幾個人.鄭縄樑,南華學校的創辦人之一; 永田公司,僅知道和張厚漁有一點關係,但不清楚是什麼關係,也不知道永田公是干什麼的; 南華學校,當然,也是這幾個月才知道; 鐵山,知道有一座鐵山,但還不清楚地趾在那; 黃現,外號豆干現,在26支賣豆干的;順源,應該就是今天25支的soon guan estate; 義成,張貴傳的商號為義行,就不知是否同一人.其他的,不知道了.

那這一座碑,怎會自28支來到了21支的中華義山呢? 故事如下:28支的小山坡,本來除了義山,其實也沒什麼人住在這裡,原住民沿河而居, 而馬來人根本就是少之又少,或許在山腳下,可能住著一些人. 而當時的稻田,其實大部份是由華人耕種.1948年的緊急法令之下,加烘村成立地方議會,1948年11月13日開始的會議,英國人就要把所有的稻田交給馬來人耕種.為什麼呢?因為要斷絕馬共的糧食來源,但加烘村的馬來人少啊!所以就自峇株等西海岸沿海的馬來人移民來到加亨,一共有幾次我不清楚,我手頭上一份,內容如下:人口,337人;男128人;女102人;16以下兒童60人,其他47人;房子總數93間.這批人就住在今天往豐盛港28支右边的甘榜,這是1953年. 而左边的甘榜比較早到.後來這些馬來人種不出稻,又自吉打移了一批馬來人,教本地馬來人種稻,所以,28支有四個馬來甘榜. 而義山的四週圍,也因此住滿了馬來人. 到了2001年,政府就征用了義山. 義山的墳墓全部被挖出,有人供祠者,骨棺各自領回,沒有祭祀者,全部集中起來,遷葬21支的中華義山,

這個總墳就在21支中華義山(新的)大伯公廟的後面 . 而本來位於28支的義山亭功德碑,就這樣來到了21支中華義山.

功德碑的搬遷過程大概如下, 挖墳的時候,加亨地方熱心華教的黎財先生正在現場. 當這座碑被推倒時,黎財先生發現到了,急急火火的回到加亨新村,找了一輛羅里上去28支,把這碑載到21支中華義山,并為碑安座. 這碑,也就靜靜的坐在那位子. 沒人去注意它,有人還以為是某位尊神.而知道這個碑的人,大部份也不知它背後的故事,也不知道和大伯公廟背後的總墳有何關連. 大前天發現這個碑,就買好了漆,并且找上黎財先生,才知道了這個故事.

今天來看,1938年的一座碑,到了今天,也不過才76年,比較起其他地區,動輒百年以上者,比比皆是,似乎看起來,它還不夠"老". 根本不必如此的大驚小怪,大費周章. 如果是這樣,那我就不必寫這篇文章了.

加亨地區,在1874年就有了一個部落,raja benua和他的族人orang utan jina就在madek一帶居住,住在這裡原住民和一些馬來人,過得是採籐捉魚種些稻米的日子. 一直到19世紀的20~30年代,華人來到這裡開墾採礦,拿的是鋤頭,手鋸,斧頭,縄子等等,冒著生命的危險,自十六支到廿六支,把這一片長著150尺高的樹木,真正的處女森林(real virgin jungle),開闢成滿山遍野的樹膠園.為後人造一方福地. 而這些人,他們的名字就在刻在這石碑上.雖然這只是當時其中极少一部份人.

19世紀20~30年代,我知道的文物,是有的;30~40年代或許是多一些,但都是私人擁有. 而這功德碑,就是目前所知,在加亨地區,能在公共場所見到的最早古蹟. 這是先人留給加亨地區的華人共同的遺產. 如此一來,人人都應該珍惜它,了解它,不是嗎?

清明已至,上到21支中華義山,去看看這個碑,看看上面刻著的人和公司,說不定你可以找你的阿公,或是阿媽,外公,外婆,伯伯,阿姨等等等.

感恩過去,面對未來. 不都是這樣子的嗎?

美猴王書於25/3子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