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日

農曆4666年4月29年18時25分(標準時區-8,東經120度),我來到了這美好的世界,當時為格里曆(西元)1968年5月25日18時25分.

農曆4666年的‘小滿’為4月25日08時5分.所以,在小滿之後4日10小時又20分,我誔生了.

今年為農曆4713年, ‘小滿’在4月初4 日16時44分,加上4日10時20分,是為農曆4713年4月9日3時4分(西元2015年5月26日3時04分).這個時間,才是我純陽曆的生日紀念日,它的意思,也就是在我出生後,地球繞著太陽公轉47圈之後,回到了我出世時,和太陽相同的相對位置,到了這個時間,才是我整47週歲.

(按定義,兩個冬至之間的時間長度為一歲,計365.2422日).

這是以標準時區(-8)計算.馬來半島時間於上世紀80年代曾撥快一小時,由標準時區(-7)調整至標準時區(-8),正好可不計.

 

如果按當地視太陽時間計算:我出生位於東經112度57分,所以,120-112度57分=7度3分,又等於7*4+240*(3/60)=28分12秒,當地視太陽時間則為農曆4666年4月29日17時56分48秒(西元1968年5月25日17時56分48秒),我就出現在這地球上了.

 

而我現在位於東經103度50分53秒,和出生地之經度差為112度57分-103度51分=9度8分,所以時間差為9*8/60*(4分)=36分32秒. 扣回之後,得4666年4月29日17時20分12秒(西元1968年5月25日17時20分12秒),這也就是當時馬來半島當地視太陽時間,我在砂朥越出世了.

 

現代馬來西亞華人的生日(生日紀念日,出生日期只有一個),都是以西方格里曆(摻水的陽曆)的日期做為慶祝生日的依據,老一輩的華人還是以農曆(陰陽曆)的日期做為生日的依據.

 

我曾以格里曆日期慶祝生日,我爸去世之後,改以農曆日期慶祝生日.

正確的說,我根本就沒有慶生的習慣,人漸漸老了,我老婆又喜歡幫我慶生,總得找些生活樂趣,這才算出以上的時間日期….

 

註:

  1. 小滿:24節氣之一,於黃經60度(黃道經度,簡稱黃經).
  2. 摽準時間:人與人相處的時間.
  3. 視太陽時間:人與自然界相處的時間.
  4. 格里曆:格里高勒曆(可另名為摻水的陽曆). 中華民國定為國曆,以西元紀年;中國人民共和國定為公曆,以公元紀年;馬來西亞目前通用曆法,華人一般稱之為陽曆或紅毛曆.
  5. 農曆紀年以孫中山於西元1912年1月2日發佈的改元改曆的通電為基準(電曰:以黃帝紀元4609年11月13日為中華民國元年元旦.是日為1912年1月1日)

 

 

 

 

 

 

 

 

 

 

 

 

 

 

 

山神和水鬼

一.山神

大約15,16,父親在加亨26支裡面的大芭(森林)工作,有一次進山前,把我也帶上,因為過幾天後,要我再進山把他載出來.他的公司離家約40公里,

前半段的路程,都是橡膠園,棕油園,原住民村,橋樑等,這些都是容易辨識的標記,但進入大芭之後,情況就不同了,只有黃泥路,分叉路口,橋樑,沿路看去,都是植物,主要的是看起來都差不多我爸教了我一個方法,進入大芭之後,有一個分叉路右轉,就可以看到太陽在我們的前面,走一段路後,太陽會在我們的後面.今天的理解,這種太陽由前面到後面的意思,也就是我們正在繞著一座山,或者是繞著山谷行進.這就是靠著太陽找到方向的簡單方法

當時,我自己再度進山,感覺不到自己繞著山走.明白過來,是前幾年我和好友兩人經常在棕油園和橡膠園內騎腳車,一般我都是以天象來找到方向.但進入棕油園或橡膠園之中,不免有看不到太陽的時候. 有一次到了天色昏暗,真的找不到方向,回原路又太遠.心情緊張,好在好友有GPS,這才找到回家的路.

露天時,我們能見到太陽以辨識方向.進入了森林,那是暗無天日的環境尤其在沒有’路’的情況,方向感就沒有了,而緊張害怕跟著來了緊張一開始,那就是找不到’路’的時侯一般上,依著在生活上學習到的本能前進,繞著山,回到原點.

而在山上迷路的人,按照認知心理學的說法:第一,積極學習找到方向的技巧;第二,消極的以為己身天生沒有方向感,不再進山;第三,假其他事物掩飾自尊.

而一般人都會說’犯到山神’.

二.水鬼

小時經常在加亨的頭橋游泳,所謂的頭橋,就是加亨新村附近某段加亨河上的一座橋樑.這段河流,一共三座橋樑,自上游到下游,分別為頭橋,中橋,尾橋最多人游泳的地方是頭橋,其次是尾橋,中橋似乎沒印象而常會有溺斃事件發生河裡游泳,其危險在於水流和水中的樹木.

當時,學會游泳的人,最炫的就是’站水’.所謂站水就是手腳並用,身體直立於水中,在台灣稱為踩水.

站水的枝巧分別有蛙式,搖擼式(或稱蹲馬桶式),剪刀式,腳踏車式,海豚式等,最普遍而自然的就是蛙式站水.而最累人郤也是蛙式站水.

說到站水,先說一個概念:我們經常看到河上漂著物體,這些物體只能看到上頭的樣子在家中,洗水果時,把它們放在水中,都會浮出水面來當我們把浮起來的水果往水中按下,不一會兒又會浮出水面浮出水面的水果,接著往下沉,繼而浮出水面理解上,就是水果的密度小於水的密度,或浮力大於重力.

而人體在水中,和水果一樣的但人體和水果之不同,在於人體有肺器官,可吸入空氣以調節浮力身體下沉之前,大吸一口氣,沉到最底,自然上浮,出水面之前吐氣,露水面再吸氣,身體下沉.如此週而復始,利用這自然慣性,可站於水中數小時,我稱之為自然浮沉法.

而蛙式站水就違背這種慣性.

蛙式站水,手的動作往下压,腳的動作大腿上提下踼或小腿外張內夾下踢而大腿上提下踢是自然反應的動作,一直到今天,我看到的還是如此這個動作之所以累人就在於大腿上提下踢.

說回自然浮沉法.當人體下沉之時,順其自然下沉而後升而蛙式站水則是在人體剛開始下沉時,手下压,腿上提下踢當身體下沉的重力,得花力氣平衡身體,以站立於水山,這就已經累人了,更糟糕的,大腿和手的上提產生的反作用力,造成身體下沉所以,凡是蛙式站水,都不能持久站於水中即使動作放慢,就為克服身體上下之平衡,也是不容易.

以上說的正常情況,另一種情況則是緊急情況,如被水流沖走人也因此緊張而吐不出氣,也就吸不進空氣.而身體上下浮沉加劇緊張緊張之下,為了吸氣而努力讓身體往上升不斷吸氣,因緊張郤又吐不出氣,吐不出氣自然吸不進空氣而手腳的動作自然的手下压,大腿上提下踢

吸不到空氣,身體就漸漸缺氧,而手腳的條件反射動作,促使了身體下沉,最後力氣用盡,悲劇自然發生如果穿著寬鬆衣服的情況,下沉的速度因阻力和反作用力,下沉得更快.

經歷過的人,如山上迷路的人一樣,會告訴妳水鬼拉人

張文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