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齋節在何時—–看農曆

在馬來西亞,回教徒經過一個月的齋戒後,開始慶祝開齋節,在馬來西亞,絕大部份的回教徒為馬來人,一般人就理解為馬來新年.過去,齋戒月的結束,由宗教司於清晨望向東方,以見到的新月那一日起為開齋節之開始.

而在馬來西亞的民間,有一些馬來人會通過華人預知開齋節的日期.華人如何預知開齋節日期呢? 其實,也不過是看農曆日期而已.

華人南來,帶著原地的文化,在南洋生活,經過反復的以農曆日期觀察齋戒月開始和開齋日期.農曆月有大月和小月之分,大月有三十日,小月有二十九日,自此,華人祖先們觀測而得到以下規則:

其一,該月為大月,三十日為最後一日,那齋戒月或開齋節就會落在下個月的初二日.

其二,該月為小月,二十九日為最後一日,那齋戒月或開齋節就會落在下個月的初三日.

回教徒使用回曆做為紀年.回曆一年有十二個月,以新月出現當日為初一日.平均每年時間長度為354天8小時48分,是為陰曆性質;而華人使用的農曆,為陰陽曆,以兩個冬至之間為歲實(一歲),平均時間長度為365.2422日或365天5小時48分46秒,是為陽曆性質; 而以建寅月正朔當日為年首,是為正月初一日,計一年12個月,有354天左右,一個有13個月,則有384天左右,為陰曆性質.再以19年置入7個潤月調和‘歲’和‘ 年’的時間長度. 19歲和19年的時間長度相同. 所以,回曆和農曆,是有相同的部份,或說,回曆在農曆涵蓋之中.

農曆以正朔的當日為初一日.正朔為太陽和月亮的黃經差為零之一瞬間.發生正朔的當日又名為朔.簡單的說明,以太陽系之橫面看(自天北極上空),太陽,月亮,地球成一直線. 兩個正朔之間的平均時間長度為29.5306日或29日12小時44分.

農曆的大小月的安排方式如下:比如說,正朔發生於今日0200時,那今日為初一日,經過29.5306日之後,正塑則落在由上一個正朔算起的第三十日的14時44分,所以,該日就定為另一個月的初一日,上個月就是小月,共二十九日. 到了第三次正朔時,由第二次正朔算起,就已經是第三十一日的03時28分,當日為初一日,新的一個月開始.第二個月就有三十日,是為大月.兩個初一日之間,又叫朔望月.月圓叫望,最後一日叫晦.

因為地球繞太陽公轉的軌迹為一隋圓形,而太陽並不坐於這這隋圓之中心點.所以,遠日點時,一個朔望月有29.833日,近日點時,一個朔望月有29.272日,加上地球公轉之速度不均.所以,一年之中會有連續的大月或連續的小月.但不會超過連續三個大月或連續三個小月以上.

月亮繞地球公轉360度共27.3217日,又叫恆星月.月球得再轉29.11度之後才是正朔,如圖.

(圖來自維基)

所以,由這一次正朔起算,月亮繞著地球得轉了389.11度之後,才發生了另一次正朔,以平均時間計算,389.11/29.5306得約13.2度.這就是在地球上同一時間地點看月亮的運行,以每日13.2度左右的角度由西向東運行.

月亮和太陽的視角約0.53度.那就是24X(0.53/13.2)得0.9小時,理論上,成一直線的月亮和太陽於正朔後約1小時分離.理論上,月亮和太陽分離之後,我們自地球上,就可以看到經太陽光的反射的新月.但因為陽光强射的關係,實際上是看不到的.最早能看到月亮的時間,是黃昏時刻,在太陽落下水平線之下後的一個小時內,以太地之昏暗,始能見到新月.

在日出前和日落後的一段時間內,雖然太陽在地平線下,但天空沒有全白或全黑,這段時間稱為曙暮光(twilight).曙暮光分為民用曙暮光、航海曙暮光及天文曙暮光三種:

民用曙暮光(civil twilight):太陽在地下線至地平線以下6度的時間,這時雖然光線不足,但戶外物件輪廓仍可辨認,大型操作仍可進行.這段時間約2225分鐘,西方天空依然泛白,東方天空或有紅霞.

航海曙暮光(nautical twilight):太陽在地下線以下612度的時間,這時已看不到地平線,但可以看到天上較亮的星星.這段時間約2630分鐘.

天文曙暮光(astronomical twilight):太陽在地下線以下1218度的時間,這時天空已差不多全黑,天上只有星星及月亮作為照明.這段時間約2631分鐘.天文曙暮光過後,黑夜便正式開始。(註1)

下圖為太陽落下水平線約6度~12度之間的情景:

看看來自臺北天文館2015年的資料:在4/19日落時可見月齡僅約0.6左右的新月,有興趣者不妨挑戰新月初見;但因此時的月球與太陽相距僅約6度,故觀察時一定得小心避開太陽,以免眼睛受損。(註2)

可以得知,’月球與太陽相距僅約6度’.此乃太陽落下水平線之後6度左右,就能目視觀測微弱新月. 前述月亮以每日13.2度由西向東運行,加上月球和太陽的視角,所以得24X(6.53/13.2)得約11.88小時,所以,正朔過後約12小時,就能在黃昏時刻見到新月.但4/19之正朔發生於02時57分,日落時間約18時44分,那就是正朔後15小時見到了’月齡僅0.6′的新月. 差距的3小時多,除了’月齡僅0.6′的效果外,還有經緯度,地理環境和摽準時間等各方面的原因.

再來看另一則天文觀測<最細的娥眉月>:內眼觀測到「最幼」的月亮的紀錄包括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兩個英國家傭宣稱的14½小時和1989年5月5日美國新墨西哥州有明確記載的14小時51分鐘。就在1989年同一個晚上,Robert Victor創下以光學輔助器材看到「最幼」的月亮的紀錄,他使用11×80的雙筒望遠鏡,看到月齡僅13小時28分鐘的月亮。(註3)

再参照來自香港的資料:

1.2015年06月16日22時05分正朔(農曆五月初一日,四月為小月),17日傍晚(初二日)西方夜空观测超细月牙,月牙在太阳左侧。大约1%被照亮。(註:正朔後約21小時)

2.2015年7月16日09時24分正朔(六月初一日,五月為大月),17日傍晚(初二日)朝西方超低夜空挑战观测超细月牙,月牙在太阳左侧。大约2%被照亮。(註:正朔後約35小時)

(http://interesting-sky.loveno.net/2015616new-moon/)

“根据穆圣关于“见新月封斋,见新月开斋”的训谕,每年斋月始于伊斯兰教历9月初新月的出现,结束于教历10月初见到新月为止。即在斋满29天的当晚寻看新月,如看到,翌日即为10月1日,即开斋节,否则,继续封斋一日,开斋节亦顺延一天。"(註4) .所以,以黃昏見新月是齋戒和開齋是最初原意.但馬來西亞是以早上見新月為基準.

因觀測地點的經緯度,地理環境和標準時間的緣故,最早見到新月的時間也因此有所差別.早上時刻,月亮落後於太陽出水平線,光線緣故,需要離正朔更長的時間才能見到微亮的新月.

回頭來看馬來半島的情形:

當該月為大月時,翌月的正朔則發生在初一的前半日,到了初二日之早上見到新月之時,已經過了最少約19小時.

當該月為小月之時,共有二十九日,還有最少0.5306日讓渡到下個月,所以,翌月之正朔時刻發生在初一的後半日,到了初二之早上,不足以見到新月.

而今日馬來半島的時間,源自80年代曾撥快一小時.撥快之前,早上6點天亮,下午6點天黑;撥快之後,早上7點天亮;傍晚7點天黑.而觀察到以上旳規則,是在時間撥快之前.

一點感言,以農曆日期看齋戒和開齋節日期,今日的馬來西亞華人,知之者甚少.華人祖先南來,以己身原有之文化,和原本在地和後來者溶為一體,並成為這塊土地的一份子.這一路之艱苦,我們體會不了全部,或許就此體會一二吧!

註1 :https://hk.news.yahoo.com/blogs/weatherunderground/%E7%94%9A%E9%BA%BC%E6%98%AF%E6%9B%99%E6%9A%AE%E5%85%89-160106005.html

註2:http://tamweb.tam.gov.tw/v3/tw/item_img/2015_2nd/sky201504.pdf

註3:http://www.lchr.org/a/54/qa/sky112.htm

註4: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643

註5:日出,日落,正朔等時間的資料來自寿星天文历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