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譜

我在砂勞越出世後翌年(1969)來到了加亨,但對我父母,他們是回到加亨.兩年之前,他們自加亨遷至砂勞越的加帛.

父親張天保,本名張天宝,1929年出生於霹雳的太平.同年,祖父張厚江,祖母王順娘帶他來到加亨.翌年,祖父去世,祖母遷至馬六甲,父親隨著曾祖母林唔娘住在加亨22支街塲,於2013年去世.漫長的84个歳月,他曾數度離開加亨,最後回到加亨,加亨就是他的家鄉.

祖父張厚江出生於1897年,永春街尾.祖母出生於1900年,永春湖崛,王通之女,上溯暫無可考.

約19世紀末,祖父隨著曾祖張忠蕋到怡保.20年代,又因著親拉親的關係,來到加亨開芭,後重返怡保,再遷至太平,1929年,世界經濟蕭條,生意難做,才重返加亨,開業於加亨廿二支街塲..翌年,走訪馬六甲的表哥,因意外而逝,塟於士蘭道峇株安芭中華義山.祖母王順娘遭驅出家門,遷往馬六甲,1978年逝世,塟於日落洞義山.

19世紀末,永春街尾張氏家族聚集於怡保甚多,曾祖父張忠蕋因著親拉親的關係,來到怡保,並逝世於1913年,但塟無可考.曾祖母林唔娘隨著兒子來到加亨,1950年逝世,塟於加亨21支中華義山.

曾祖父原籍永春直隷州二十五都街尾田中厝.自開基始祖張均玉起算,為第十九世裔孫.張均玉自南安東房遷入永春,開基於縣城以西,是謂西橫.曾祖母原籍永春下邊(扁),餘暫無可考.

據傳,張氏始祖張揮源於河南清河,數代後遷至江南,晉時期再遷至泉州晉江以南,傳至張廷魯,其八子張遜遷至安溪,傳至張廸民,又遷居南安.

母親陳英出生於1942年.1946年,生父母因英國人之招聘,前來馬來半島,輾轉落腳於加亨19.1948,生父母遷往峇株路8英里,1957年才遷回加亨.  因貧困,遷出加亨19支之前,母親陳英被送養於陳雲明,陳堅娘夫婦

陳雲明初來馬來半島時,因親拉親關係,最初居住於永平.而 原本在永平之張聲(福州人),1932年來到加亨19,陳雲明借此關係,也來到了加亨19,並於1951,遷入加亨新村.而加亨19支本來住著的是安溪人.

陳堅娘19世紀30年代,夫亡,携二子來到加亨,投靠丈夫的姐姐林唔娘,居住於22支街塲二子死於日據時代,因懼遭日本人沾污,旋即與陳雲明結婚於加亨19兩人無生育,1948年抱養母親陳英,按當時的認知,傳宗接代的使命然也.而傳承的方式,則是在母親結婚後,所生之第二子,繼承陳雲明之香火.  

陳堅娘逝世於1959,陳雲明逝世於1964年,俱塟加亨21支中華義山母親後與生父母相認回.

養外祖父陳雲明,本名陳昌明,原籍古田大東吉洋村,為吉洋陳氏開基始祖陳遂之第十六世裔孫.養外祖母陳堅娘僅知原籍永春,餘暫不可考.

外祖父陳興國,原籍古田大東吉洋村,為吉洋陳氏開基始祖陳遂之十八世裔孫,生於1908年,卒於1988年.外祖母黃清花,生於1921年,卒於1999年,餘暫無可考.兩人合塟於加亨21支中華義山.

陳興國與陳雲明的最近共源祖先是陳啟宗,許星姑夫婦陳啟宗為吉洋陳氏開基始祖陳遂之第十世裔孫.許星姑無可考.

據傳,吉洋陳氏之始祖源於河南開封之胡公滿,受封於陳,後代陳實遷至河南穎川.五胡亂華,再遷至江南,傳至唐朝,陳政入閩傳至陳文海之後代陳遂,開基於大東吉洋村.

國有國史,家有家譜.傳統家譜是以共源祖傳承後世,按父系同姓,記錄所有相關血緣的人.就如古木參天,枝葉繁盛,皆出自一本這種記載血緣傳承方式,我稱之為“一本萬枝”.

反過來,出海之水,上溯找出各源頭,此不就是萬源匯於一水了嗎這種記錄相關血緣的方式,我稱之為“萬源一川”. 而這方式,肇始於2005,由台北市文化局所創但傳統家譜係按父系同姓編譜,所以,上溯不數代,母系一脈便不易找出拫源

 

加亨新村早期的路名

加亨新村組成後,新村內的道路,其中冠上名字的,目前所知,分別有毛申律路(Jalan Mersing ),林少岳街(Jalan Lim Seok Gak),亞務峇加街(Jalan Abu Bakar),柴廊路(Jalan Sawmill),葛尼路(Gurney Drive),筆廸路(Jalan Pittet)

一.毛申律路二十二里(22 nd miles ,Jalan Mersing ),後又稱豐盛港路二十二里,最早的名字還有22支街場

.

這張照片來自網上,該地點就是最早期的豐盛港路廿二里.右邊為豐盛港路.左一開始共7間單層店屋,接下來一間雙層店屋,即永美店,接下來為7間的雙層店屋.永美是最早落戶22 支的商號之一,約在上世紀20~30年代,迄今近90年,目前僅有它還在原地,但這一排老店即將面臨拆遷.

上圖來自國家檔案局,我已摽出Jalan Mersing 和毛申律,但這地址在居鑾.

上圖來自國家檔案局,公立嘉亨學校既是加亨國民型華文小學. 可以清楚看到22nd Mile,jalan Mersing 和豐盛港路廿二里.

二.林少岳街(Jalan Lim Seok Gak)

以上照片為林肇强提供,可以清楚看到Jalan Lim Seow Gak 和林少岳街. 林少岳為志成號東主,加亨新村第一任地方議會主席,第一任新村村長, 國民學校(廿二里)和南華學校(廿六里)合併後的第一任董事長. 林肇强為林少岳的兒子,已逝!

三.亞務峇加街(Jalan Abu Bakar):

收據原主人叫陳英,是我母親. 我也摽出了Jalan Abu Bakar 和 亞務峇加街. 但目前尚未知道亞務峇加為何許人也!

以上兩街平行,如下圖:

這是我繪制之簡易平面圖,應該很容易就知道位置所在.這兩條街目前是加亨地區之商業中心.

以上資料來自國家檔案局,1955年地方議會的記錄,所以,這兩條街確實曾經存在,是肯定的.

四.柴廊路(Jalan Sawmill):這條路自加亨河之尾橋一直到豐盛港路,是垂直的一條路,但進入新村後到豐盛路之間的路段才叫材廊路. 尾橋過後又另名為’過港’,裡面本來有一樹桐碼頭(樹桐集散之地,又名材廠),業主為來自峇株商人蘇木有.後來,材廊路讓人給忘了,但這路兩旁一帶的住宅區,統稱材廊路.

以上資料來自國家檔案局,1955年地方議會的記錄,所以,這條路確實曾經存在,是肯定的.後來我請教了鄭添嘉老人和鄭興助老人,確認了它的位置,我相信還是有許多人知道這條路的.

這是我以手機所拍攝,好在還能看清楚.自路口進去,直路,就可到達加亨河之’尾橋’.

五.葛尼路(Gurney Drive)

六.筆廸路(Jalan Pittet)

以上資料來自國家檔案局,1955年地方議會的記錄,所以,這兩條路確實曾經存在,但已經沒人知道它們的位置. Gurney 和 Pittet 是村民遷移至加亨新村時的英國官員,但我相信,這是讓當時村民百分之一百討厭的兩個混蛋.

以上的路名目前是已經不存在了,許多新村,會看到以有功於地方發展的先賢的名字,做為路名.唯獨加亨新村沒有. 加亨地方也曾於70~80年代,報上新村內的某些街路,以有功地方發展的人士取名,但皆被居鑾市議會(前為縣議會)否決,為何呢?? 我不知道…..

加亨老街見證了上世紀20~30年,華人先賢們湧入加亨地區採礦開芭種植,並與虎豹蟲蛇為伍,一步一腳印,為後人開一方之福地.即將面對拆遷,是發展之需要,無可避免. 個人所想,如能以錄像,攝影,文件等方式,把這段加亨人所走過的歷史,加以存檔記錄,是這一代人的應該有的責任.

張文和